[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內 文
附加圖檔[] []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JPEG, PNG, WEBM,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5120 KB。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AA可使用 [aa][/aa] 防止變形
  • 投稿時請點擊畫像認證後,再按下 [送出] 按鈕提交。
  • 鬧板、攻擊性發言、煽動性發言請無視(回應者也無視),並使用del或在貓管理部向管理員回報。
  • 因應惡意推文影響,現在發文自刪需經過30秒。
  • 國際、政治類時事新聞話題,請使用新聞板進行。

檔名:1539358721205.jpg-(387 KB, 800x800)
387 KB
深夜虐饅串無名2018/10/12(五) 23:38:41.212 ID:8zqP1U3YNo.12778616del
因為今天星期五,所以只是想貼這張啦!
噫--哈--

(開串看有沒大哥哥要貼)
(沒人貼過12點我隨便找篇貼)
無名2018/10/12(五) 23:39:31.927 ID:8zqP1U3YNo.12778626del
檔名:1539358771915.jpg-(481 KB, 800x800)
481 KB
補關鍵字 虐饅
無名2018/10/12(五) 23:47:59.867 ID:O3P7s5HkNo.12778695del
>>12778616
祝臭甲甲曉死全家
無名2018/10/13(六) 00:17:39.540 ID:3LxBC3sANo.12778903del
檔名:1539361059531.jpg-(282 KB, 1000x800)
282 KB
打屁屁支援
無名2018/10/13(六) 00:18:35.976 ID:CxbrcY4gNo.12778910del
檔名:1539361115967.jpg-(202 KB, 880x1200)
202 KB
無本文
無名2018/10/13(六) 00:19:31.665 ID:XsojmHhkNo.12778922del
檔名:1539361171651.jpg-(2232 KB, 1920x1920)
2232 KB
無本文
無名2018/10/13(六) 00:20:55.461 ID:qPS38sNQNo.12778931del
檔名:1539361255452.jpg-(94 KB, 850x425)
94 KB
沉默虐饅
無名2018/10/13(六) 00:21:12.613 ID:3LxBC3sANo.12778934del
檔名:1539361272602.jpg-(326 KB, 1000x800)
326 KB
再支...唉呦!手滑了一下...呵...
無名2018/10/13(六) 00:22:20.364 ID:qPS38sNQNo.12778943del
檔名:1539361340355.jpg-(91 KB, 850x425)
91 KB
無名2018/10/13(六) 00:23:52.438 ID:qPS38sNQNo.12778952del
檔名:1539361432427.jpg-(118 KB, 850x425)
118 KB
無名2018/10/13(六) 00:24:52.372 ID:qPS38sNQNo.12778955del
檔名:1539361492364.jpg-(136 KB, 850x425)
136 KB
無名2018/10/13(六) 00:26:38.331 ID:qPS38sNQNo.12778967del
檔名:1539361598261.jpg-(157 KB, 850x425)
157 KB
無名2018/10/13(六) 00:27:47.146 ID:qPS38sNQNo.12778969del
檔名:1539361667136.jpg-(122 KB, 850x425)
122 KB
無名2018/10/13(六) 00:28:54.681 ID:qPS38sNQNo.12778974del
檔名:1539361734672.jpg-(122 KB, 850x425)
122 KB
無名2018/10/13(六) 00:29:49.351 ID:qPS38sNQNo.12778975del
檔名:1539361789335.jpg-(118 KB, 850x425)
118 KB
無名2018/10/13(六) 00:30:32.370 ID:qPS38sNQNo.12778979del
檔名:1539361832362.jpg-(125 KB, 850x425)
125 KB
無名2018/10/13(六) 00:30:49.412 ID:cUcUTvGMNo.12778981del
檔名:1539361849399.jpg-(316 KB, 709x944)
316 KB
爆菊花支援
無名2018/10/13(六) 00:31:42.283 ID:qPS38sNQNo.12778985del
檔名:1539361902274.jpg-(124 KB, 850x425)
124 KB
無名2018/10/13(六) 00:32:27.804 ID:qPS38sNQNo.12778989del
檔名:1539361947667.jpg-(111 KB, 850x425)
111 KB
無名2018/10/13(六) 00:33:05.713 ID:23FtyLTUNo.12778991del
檔名:1539361985705.jpg-(22 KB, 300x224)
22 KB
虐饅!虐!
無名2018/10/13(六) 00:33:17.075 ID:qPS38sNQNo.12778993del
檔名:1539361997066.jpg-(132 KB, 850x425)
132 KB
無名2018/10/13(六) 00:34:10.018 ID:qPS38sNQNo.12778997del
檔名:1539362050010.jpg-(126 KB, 850x425)
126 KB
>>No.12778993

貼完了,OYP上只有到這
無名2018/10/13(六) 00:43:09.708 ID:fdkI5pwENo.12779033del
>>12778997
新的耶!謝謝大哥哥

這隻芙蘭越看越不像野生的
那狼牙棒翅膀根本人為培育出來屠殺用
無名2018/10/13(六) 00:58:43.787 ID:po3xi85sNo.12779093del
>>12778952
很可愛的妖夢
無名2018/10/13(六) 01:09:39.591 ID:fdkI5pwENo.12779143del
最近虐度不足,所以來轉一篇短餡文

anko10526 [公園裡遇到的麻里恰]
分類:いじめ虐待すっきり子ゆ現代ぺにまむ
作者:としあき(2ch無名作者)
翻譯:mkjihu9564

作者的話
其實不太想寫下面開場的文來提序,因為我覺得每個人看餡文有每個人的解讀、每個人的思考點不同
可是我不寫在開頭這大概就沒人想看吧。
一方面我希望每個人都能從文裡面看到他喜歡看的,一方面我想尊重原作者想表達的,所以我很少評論我翻的文(但我喜歡看大家的評論,因為不同人有不同觀點),任何人都可以對饅文有自己的解讀。


(正文)
下班後,我坐在公園的長椅上休息了一會兒,一隻骯髒的流浪油麻里恰爬到我的腳邊。


「麻里恰素麻里恰諾賊!油庫氣洗賊以賊捏!」


得意洋洋的揚起眉毛、一副自得意滿的表請,這是一隻隨處可見的普通麻里莎種油庫裡、麻里恰。


小辮子直直的伸出來,舉起帽子、露出自信笑容的動作讓人產生一種難以言喻的怪異感覺。


『呀、麻里恰。油庫裡洗爹以爹捏!』


我對油庫裡沒什麼喜歡或討厭的感覺,所以就按照一般的回禮打招呼了。


嘛、也可以說是沒有什麼興趣。


但、或許是這樣讓她自我感覺更佳良好了吧,麻里恰的眉毛豎起了比剛才更大的角度,用力地挺起了胸膛。


「大哥哥素能油庫氣抖人類諾賊!其實、麻里恰已經搞ー餓、搞ー餓了吶諾賊!
所以、油庫氣抖大哥哥!要給麻里恰油庫氣抖飯飯鮮孫諾賊!」


按照這隻麻里恰的說法、她似乎是肚子很餓了的樣子。


這隻麻里恰全身都被泥土弄的髒臟的,帽子上到處都是破洞。


金色的頭發滿是灰塵,小辮子的髮梢也凌亂的皺在一起。


很明顯,身為一隻流浪油的麻里恰、空腹飢餓的理由,想都不用想就能明白。


但是為什麼只有一隻在行動呢?


『你父母姐妹呢?』


得意地豎起來的眉毛急速的轉變成垂頭喪氣,麻里恰以低著頭快要哭出來的聲音說道:


「麻麻跟拔拔、大賊賊還有大賊賊、都永遠抖油庫氣了諾賊…」


雙親和…二隻姐姐、嗎?已經去世了吧。


「拔拔、債搜獵的時候被人類鮮孫發現惹、就永遠抖油庫氣了諾賊………
麻麻、為了麻里恰們、就縮惹『請粗了偶吧』諾賊……
大賊賊跟大賊賊、被縮惹『請粗了偶吧』抖麻麻給壓爛掉鮮孫、永遠抖油庫氣了諾賊……」


兩隻姐姐的下場,有點想看看呢。


「麻里恰、素敲口憐抖油庫嘰諾賊……但素麻里恰還有小黴黴債諾賊!
要為了剩下來抖小黴黴和小黴黴、努力加油鮮孫諾賊!」


哦,還有妹妹啊。


這真是出乎意料的令我佩服,竟然說要養活妹妹們阿。


話說回來、這親油到底生了多少孩子啊?


「所以、要給為了小黴黴和小黴黴、努力加油鮮孫抖麻里恰、飯飯鮮孫吶諾賊!
要先讓麻里洽抖澎澎鮮孫、粗抖豪飽~豪飽、才能去搜獵小黴黴和小黴黴抖飯飯鮮孫諾賊!」


肚子餓了就沒法打仗了……這樣嗎?


但就算妳不做這種麻煩的事,明明只要先給妹妹們吃飯,然後自己再慢慢吃不就好了嗎……?


無論在那裡說著多麼漂亮的話,結果終究還是以自己能油庫裡為最優先事項的垃圾饅頭吶。


我在背包裡摸索了一下,拿出了公司的歐巴桑....不對、前輩給我的黑糖棒(一種日本點心)。


雖然是使用大量糖類製造的黑色美味物體,但是我個人不是很喜歡黑糖的味道,正在為如何處理而苦惱著呢。


而且仔細一看,保質期已經過了5天了。


反正都要扔掉了,就讓這傢伙來處理吧。


我把黑棒從塑料袋裡拿出來,扔到麻里恰頭上。


「油噼壓啊啊!?搞痛痛諾賊!這素損麼……諾賊…!?」


麻里恰的眼睛控制不住的盯著『那個』直直看著。


雖然嘴裡喊著「被打到了、好痛!」之類的,但當她看到黑棒時,原本因為痛苦而瞇起的眼睛啪的一下睜開,嘴角開始流出大量的大口水。


「這…這…這…這就素!?傳…傳縮中抖搞甜搞甜…!?
咕、咕咕嚕、咕嚕咕嚕……油忍不住啦諾賊耶耶耶!!」


啪嚓、她咬了一口。


瞬間,麻里恰睜大了眼睛,彷彿電流在全身飛馳般地不停顫抖著身體。


接著,說出了油庫裡的經典台詞。


「搞搞搞搞搞搞搞幸湖耶耶耶耶耶一一一一一咿!!!!!」


雖然吃的把滿嘴的渣滓碎屑到處亂噴,但麻里恰還是毫無顧慮地接著繼續吃了第二口、第三口。


「太豪粗了哦哦哦!霉味、豪粗!停噗下來耶耶耶!!!!
喀ー滋、喀ー滋!!搞幸湖耶耶一一咿!!」


彷彿正在品嘗這世上所有的幸福一樣,麻里恰以超快的速度咀嚼著,體型也從剛才的圓滾滾的模樣、一下子轉變為茄子型。
無名2018/10/13(六) 01:10:20.860 ID:fdkI5pwENo.12779146del
>>12779143
「油嗝唔ー嗝噗……」


『吃到肚子脹了嗎?……話說回來、有那麼多的話,不留下妹妹們的份嗎?』


我愣愣地低聲說道。


聽到這句話,麻里恰立刻有了反映。


油哼!麻里恰她抬起了眉毛,眼神也變得銳利,明顯地露出了對這邊的敵意。


但不可思議的是、她的威壓感就跟塵土一樣微小。


看來,似乎和剛才的情況有些不同了吶。


「債縮損麼蠢話諾賊!?素笨蛋吶諾賊?
傳縮中抖搞甜搞甜、黑糖棒鮮孫,素只為了給世界之王抖麻里恰享用才存債的諾賊耶耶! !
早產油抖小黴黴、和沒有頭飾鮮孫抖垃圾小黴黴、連一口都沒有資格粗的諾賊耶!!!」


因為吃了從來沒吃過的好甜好甜、變的急速自大起來了嗎?


或者說,之前一切都是用「為了妹妹們著想」的善良模樣為藉口而引起人類的憐憫、好討到食物的的演技嗎?


還是兩個都有呢?


「糞人類!快顛獻上更多多抖搞甜搞甜諾賊耶耶耶!
麻里恰、要從海綿蛋糕鮮孫、開始粗起諾賊!!」 (原文是說"費南雪"一種法國高級點心....)


唉、和油庫裡扯上關係什麼的,說不定是我自己的錯吶。


哪麼、這裡就讓我承擔一切責任吧。


這時....


「油油唔!麻里恰想要嗯嗯鮮孫了諾賊!
素界之王!抖麻里恰,超ー級ー嗯嗯俗間!要開始惹諾賊耶ー!」


正覺得她突然紅著臉、動作變的扭扭捏捏、很奇怪的時候.....


麻里恰突然高高地抬起臀部、甩屁、甩屁、甩屁、甩屁的開始甩起屁屁來。


「嗯嗯鮮孫要粗來嚕!還要債粗來嚕!粗來惹!!
嗯嗯鮮孫!麻里恰抖超級嗯嗯鮮孫要粗來惹!!!
還要粗來!停噗下來咿咿!!!
嗯嗯鮮孫要痛快兜拉粗來惹!!」


隨著「噗哩噗哩」這令人不舒服的聲音、大量陳舊的餡子從麻里恰的油菊先生里被排了出來。


至於當事油、則是沉浸在一臉讓看到的人非常不愉快的高潮臉中、嘴角還垂著一根口水的細絲。


只是個排便行為、就能如此令油爽到升天,難到油菊是油庫裡的性感帶嗎?


「油呼唔~、爽歪歪ー!糞人纇也覺得、麻里恰大人抖超ー級ー嗯嗯普類死!素最高貴的吧諾賊!
泥還想債看看吧諾賊!馬桑又要粗來嚕嚕嚕嚕!」


麻里恰說著就擦著地面轉過身去,把油屁屁對準了這邊。


油菊立刻開始微微的痙攣、稍稍的漏出了一些嗯嗯。


明明剛剛才拉了這麼多、這會兒馬上就可以有便意?


「麻里恰抖超ー級ー嗯嗯俗間!第二集鮮孫!要開始惹諾賊ー!!」 (原文:セカンドシーズン指影集第二季)


呵呵....


想拉屎嗎?


對著我?


這樣讓妳很能油庫裡?
『餵!....』


「油啊~嗯?竟然敢打擾、麻里恰大人抖!第二集、超ー級ー嗯嗯俗間!泥還真有膽量鮮孫………」


我從背包裡拿出了一支圓珠筆,對準了那個像是笨蛋一樣、朝著天空高高舉起的油菊、狠狠地刺了下去。


筆尖被深深地戳了進去,隨著衝擊波的餘波,油菊孔周圍的油皮也一起被更深地捲了進去了。


「…油耶?」


本應該舒暢地拉出嗯嗯的油菊先生感到了一股違和感、麻里恰愣愣地看向了那個方向。


察覺到違和感真面目的同時,疼痛感似乎終於湧上來了,麻里恰的身體開始微微顫抖著。


「………搞痛啊啊啊啊啊啊噫!!!!!!
這素損麼噫噫!!!!搞痛搞痛搞痛搞痛嘎啊啊!!!!搞痛痛諾賊耶耶耶耶耶!!!!!
快顛拔粗來耶耶耶!快一顛把那勾粗粗鮮孫、從麻里恰抖油菊鮮孫裡拔粗來諾賊耶耶耶耶耶耶! !!!!」


雖然麻里恰拼命地扭轉身體想逃避疼痛,但鑽進餡中深處的圓珠筆卻一動不動,只有傷口不斷擴大而已。


她這一副自己增加自己痛苦的樣子非常的滑稽。
無名2018/10/13(六) 01:12:12.956 ID:fdkI5pwENo.12779158del
>>12779146
「糞輪纇耶耶耶………這素泥幹抖好素嗎啊嘎啊啊啊啊啊啊!!!!」


我將圓珠筆向右傾斜。


於是,麻里恰的身體也跟著往右傾斜。


「搞痛搞痛搞痛搞痛搞痛!搞痛嘎啊啊啊!!豪痛痛噫噫噫噫!!」


『麻里恰,妳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說呢?』


「快住搜哦哦哦哦!!現債馬桑住搜就原諒泥………賊耶耶耶耶耶!?」


這次把圓珠筆向左傾斜。


理所當然麻里恰也跟著左傾,但是因為是從右偏的狀態一口氣向左傾斜,所以她的左半身很有氣勢地撞倒在地面上。


臉頰被狠狠地撞上、打斷了幾顆牙齒,在麻里恰的眼前散落著一堆閃閃發光的砂糖碎片。


「啊嘎嘎……趴裡恰抖…牙齒鮮孫啊啊……
連百獸之王都會嫉妒抖……堅硬又閃閃發亮抖、牙齒鮮酸啊啊啊啊啊……」


『麻里恰。』


嗶咕!麻里恰的身體一瞬間繃緊了。


『那些破爛的牙齒也許也很重要,但妳是不是還有什麼話要說呢??』


「……………噗要嗚……噗要了諾賊耶耶……人類……
趴裡恰噗要搞甜搞甜鮮孫了嗚嗚…………噗想要了、縮以… ……」


我把在麻里恰頭上那頂到處都破了洞的黑帽子摘了起來。


她立刻露出驚訝的表情,把頭轉向這邊,一蹦一蹦地反复跳個不停,拼命地伸長短短的小辮子。


每次跳躍的時候,她那個黑乎乎的麻姆麻姆就會「噗滋、噗滋」的噴出噓噓來,真是噁心死我了。


「還給油耶耶耶!趴裡恰很嫩油庫氣抖帽組鮮孫阿啊啊啊啊!!
沒有那勾抖話,趴裡恰就不能油庫氣了哦哦哦嗚嗚嗚嗚嗚嗚嗚!!!!」


一邊保持著麻里恰只差一點點就能觸及高度,一邊用指尖揉捏地玩著小帽子,我再度問道:


『這種又臭、又骯髒、又噁心的三合一的垃圾物也許也很重要,但妳是不是還有什麼話要說呢??』


雖然麻里恰她一下子露出了咬牙切齒的表情,但還是立刻把額頭貼在地面上,開始道歉。


「………灰常對不擠諾賊………噗能為了小黴黴和小黴黴帶甜搞甜鮮孫回去什麼的………對不擠諾賊………
縮只能給趴裡恰享用什麼的……真抖灰常對不擠………」


我用雙手的指尖拉住黑帽子二端,輕輕地用力拉扯。


就好像把紙巾撕開一樣,黑帽子一下子被撕成了兩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趴、趴、趴、趴、趴、趴、趴裡洽抖帽組先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油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這樣兩次、三次、四次……小心翼翼地把黑帽子撕碎。


「住搜耶耶!快住搜耶耶耶!求求泥了嗚!原諒油耶耶耶耶耶耶!!油嘎啊!油壓啊啊!油壓啊噫噫!」


我把被撕爛的黑帽子碎片灑到了地上。


麻里恰則是拼命地舔舐、收集著像是花瓣一樣紛紛飄落在地上的那些東西。


噢、這麼想修復自己的帽子嗎?真是辛苦了吶。


「舔ー顛、舔ー顛!舔ー顛、舔ー顛!
趴裡恰那勾比深淵鮮孫還要漆黑、最棒棒抖帽組鮮孫!!
還有比絲綢還要高級、純白抖緞帶鮮孫!!
讓全世界都入迷抖、趴裡恰抖帽組鮮孫啊啊啊啊啊!!
噗要油庫嘰抖快一顛好起來捏耶耶耶耶耶!!!!」


我用腳底輕輕掃了一下、把沾滿泥土和砂糖水的髒碎片打掃乾淨。


碎片隨風而飛、與泥土同化,麻里恰的小帽子碎片的痕跡就這樣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嘎啊啊啊…………………
趴裡恰抖…帽組鮮孫………跑去哪裡了哦哦哦哦哦…………………
這樣…………糾不能油庫嘰了阿噫噫噫噫噫噫………」


『餵。』


麻里恰被我嚇得臉上直抽搐。


眼看就要放聲大哭出來。


『妳變成沒有頭飾的廢物油了呢,嘛、比起這個,妳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說呢?』


「…………趴、趴哩、趴裡恰、素、一點用處都黴有抖……垃圾灰物鮮孫…爹蘇………
…………還對…人、人類大人鮮孫… …說惹骯髒噁心抖話………………
………還有……無、無禮抖回應鮮孫………………
…素垃圾糞油庫嘰抖麻里恰、已經損麼都黴有剩下了諾賊…………
…拜託惹………求求泥原諒麻里恰、噫噫噫噫噫噫…………」


我掐住了她的小辮子。


麻里恰嬌小的身體「噼咕、噼咕」地跳了起來,淚水像瀑布一樣流了出來,身體痛的左扭右扭的。
無名2018/10/13(六) 01:13:10.232 ID:fdkI5pwENo.12779162del
>>12779158
「油噫!只有這勾!只有這勾請泥原諒油嘎啊啊啊!
趴裡恰抖!趴裡恰抖辨子鮮孫噫噫噫噫!
從粗生下來就一直債一起抖、可靠抖辨子鮮孫哦哦嗚嗚嗚嗚嗚!
素趴裡恰、永遠抖好夥伴鮮孫爹蘇嗚嗚嗚嗚嗚嗚嗚!!!!!」


隨著「噗嘰!」的一聲清脆的聲音,麻里恰的小辮子斷了。


我將一動也不動的那個東西扔到了地面上,被稱為小辮子的物體只是微微揚起一點塵土後,就靜靜的躺在那了。


哎呀、妳的好夥伴下線了呢。(原文是バディ解消)


「………………辨組鮮孫………………」


咦?剛才的反應到哪裡去了。


這就是所謂的大受打擊後的茫然自失狀態嗎?


不管是拉了拉頭髮,還是輕輕的用中指彈她額頭,麻里恰都沒有反應。


『哎呀ー、是不是做過頭了呢。』


既然如此、那就來做最後的吧。


我捏起麻里恰,將她握到了手裡,然後像是在搖奶昔一樣,開始上下搖擺著。
「…………油………?……油油油油油油油油咿咿咿!!!!!!?」


麻里恰臉上的餡子顏色慢慢地紅潤了起來。


漸漸地,麻里恰那個小小的佩尼佩尼開始露出頭來。


「趴、趴裡恰!會變成損麼樣子諾賊耶耶耶耶耶耶耶耶!!!!油、油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理所當然,這樣的経験還是第一次吧。


麻里恰那短短小小的佩尼佩尼、噼咕噼咕地顫抖著,面對前所未有的快楽感,子饅頭臉上的表情漸漸鬆弛了下來。


「油、油油啊啊啊啊啊啊!!!!!素、素素素素素素素素素素、素雞立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嘎啊啊啊啊啊啊??!!!!!!」


抓準麻里恰想要射餡的瞬間,我狠狠地抽出插在她屁屁裡的圓珠筆。


那瞬間的痛苦、和想要射出精子餡卻被制止的苦悶,使的麻里恰的臉醜陋地扭曲了起來,同時還失禁和脫糞了。


佩尼佩尼的前端只有少少地漏出了一點精子餡。


「…啊噫……趴裡恰……搞、搞想要素雞立哦哦哦……」


我抓起身上的佩尼佩尼還在噼咕噼咕地顫抖、前端還滲著「我慢餡」的麻里恰,把她帶到了目的地的場所。(我慢餡..是啥??)


「素雞立……搞想要素雞立哦哦哦……拜託、誰都口以啊啊……快一顛……讓趴裡恰爽歪歪賊耶耶耶…………」


接著,把麻里恰那短小又立起來的佩尼佩尼、插入螞蟻的巢穴口。


嘛、其實呢,我是順著螞蟻的隊伍來的。


「噫、噫啊啊啊啊啊素雞立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搞痛嘎啊啊啊啊啊啊噫噫噫噫噫噫!!!??」


最初的素雞立對象是螞蟻的巢穴,真是恭喜妳啊。


對於從天而降的獎賞,在巢穴裡的居民們開始爭先恐後地聚集起來。


有幾隻勇士勇敢地闖入了入侵者的本體內,勇者們在餡之樂園裡縱橫奔走,開始貪婪地啃噬了起來。


「啊啊啊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趴、趴裡恰澎澎體鮮孫裡面、有損麼東西跑進來惹耶耶耶!!
啊啊!!啊啊!!搞痛噫!搞痛噫!搞痛搞痛痛痛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救救油耶耶耶!!!!!人類大人鮮孫!!!!求求泥救救油啊啊噫噫噫噫!!!!!!!!
趴裡恰素無知、愚蠢、又不知道愛惜小黴黴、一顛猴著抖價值都沒有抖、垃圾灰物、糞油庫嘰哦哦哦哦!!!!!
趴裡恰知道搓了!!!所、所以、求求泥救救趴裡恰哦哦哦噫噫噫噫噫噫噫噫!!!!!!!」
『麻里恰。』


「人類鮮孫嘎啊啊啊!!!!」


『妳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說呢?』


「賊耶耶耶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幾分鐘後。


在那裡只剩下一片內容物被吃個精光的餡子皮,那是曾經被稱為麻里恰的物體。


我感到滿足了。


麻里恰這種生物,在真正深深陷入絕望的時候,似乎會叫著「賊耶啊啊啊」的悲鳴呢。


不過是她自己要來惹我生氣的,既然如此、讓她臨終前飽嚐有如地獄的痛苦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但似乎有點太浪費時間了呢。


………回家吧。
嗯?
「油噼噼噼噼咿!噼噼噼噫!」


「小黴黴哦哦哦!這樣噗能油庫嘰喲哦哦哦!!油受夠了啊啊!靈謬要換別抖家鮮孫嗚嗚嗚!!!」


在回家的路上,我在樹叢的影子下發現了一個臟兮兮的紙箱,裡面有一隻早產油靈謬和一隻沒有頭飾的靈謬。


不管哪一隻的油菊都拖著嗯嗯先生,麻姆麻姆還骯髒的垂流著噓噓,散發出糖類甜甜的味道。


是那個麻里恰的妹妹啊……不知為什麼立刻就能察覺到了。


我把瓦楞紙箱輕輕地放在螞蟻巢的旁邊,然後這次終於走到了回家的路上。
-----------------完-----------------
無名2018/10/13(六) 01:17:58.074 ID:fdkI5pwENo.12779182del
>>12779162
想一想還是搬到底好了

(作者的話)
另外,這是我對餡文的想法


有時候翻的餡文,除了看人類在虐那些油之外,我希望看的人多少可以體會到,
為什麼油庫裡這麼討厭?為什麼這麼想揍她們?她們到底做錯了什麼?
某種程度上她們是反映了我們人類人性的缺點
看文的人是否會偶爾想想「阿、我曾經有過跟那顆饅頭一樣糟糕的心態。」、「我有些行為會不會跟油庫裡一樣垃圾?」


我認為人們普遍都是厭惡人性缺點的,所以虐文好看的地方就在這裡


在文章裡,讀者彷彿化身成審判的一方,處罰著由自己打從心底認為那是「錯誤的、討厭的、悲哀的、不知羞恥的人性弱點」化身成的油庫裡
圖文裡的油庫裡就像是背負了讀者內心的厭惡的骯髒面一樣,由讀者自己親手製裁掉,然後獲得滿足感。


所以,以上說了些什麼大家參透一下吧....
無名2018/10/13(六) 01:18:33.699 ID:y0.zW2bwNo.12779186del
>>12778997
妖夢種是猛到能和捕食種對打的設定被遺忘了...

不過體型差這麼大打不贏也是摸雞農的事

>>12779033
takumi設定的芙蘭就是這麼兇殘,不過這麼大隻,芙胖種?
無名2018/10/13(六) 01:23:33.664 ID:qPS38sNQNo.12779208del
以前周五大哥哥的翻譯阿...

是說上次那個智障不要在出現的好...根本是餡子腦
無名2018/10/13(六) 01:59:14.312 ID:po3xi85sNo.12779363del
>>12779186
其實頂多是完勝聖劍魔渣這種程度的普通種
無名2018/10/13(六) 02:08:22.443 ID:XsojmHhkNo.12779396del
>>12779363
只要素質正常、嘴裡有武器 妖夢確實能夠穩穩的擊敗普通的捕食種
但是這篇的芙蘭很明顯不是什麼普通貨色
無名2018/10/13(六) 02:12:02.901 ID:3LxBC3sANo.12779415del
>>12779186
沒那麼扯啦...除非有主角光環或因應劇情需要,不然常見六種碰上捕食種只有被吃的份

妖夢種(戰鬥力10)的常見設定強度是在魔里莎(戰鬥力5)之上,但離捕食種(戰鬥力100+)還有一大段差距
無名2018/10/13(六) 02:17:40.469 ID:XsojmHhkNo.12779447del
>>12779415
是近來的作品為了促成全滅劇情把妖夢也垃圾化了
有的根本就只是聖劍魔力傻的改款而已
但妖夢種能肛贏捕食種(正常傻傻的那種蕾米咧啊 這隻芙蘭太異常算論外)的基本設定就放在那邊
網路上其實都可以找到資料啦
無名2018/10/13(六) 02:32:27.146 ID:3LxBC3sANo.12779509del
>>12779447
嘛...你那麼認為的話,我也無話可說,畢竟每位作者的設定都有程度不一的差異

我引用的設定來自 ゆっくり虐め専用Wiki (https://www26.atwiki.jp/yukkuri_gyakutai/)

ゆっくり設定集 這項中, 現在確認されているゆっくりの種類 這段:

ゆっくりみょん 「ちーんぽ!!!」と独特の下品な鳴き声を放つゆっくり。通常種の中では二番目の珍しさと最強の戦闘力を持ち、それゆえの過信からか捕食種に立ち向かい返り討ちにあうことが多い。

後半段大意為:作為通常種第二稀有並擁有最強戰鬥力,卻常因過於自信導致反遭捕食種擊敗

怎麼看都不像是能夠穩穩擊敗捕食種的敘述,不知你所提的那個設定來自哪裡?
無名2018/10/13(六) 02:33:45.754 ID:dREepZx.No.12779513del
>>12779186
>>12779396
這隻妖夢種也不見得是成體
幼體打不贏成年捕食種又不奇怪
無名2018/10/13(六) 02:35:52.774 ID:po3xi85sNo.12779523del
>>12779396
沒可能吧......捕食種是普通種絕對的天敵好嗎

頂多是某些作者個別的個體特別強大
無名2018/10/13(六) 02:36:42.633 ID:po3xi85sNo.12779528del
>>12779513
你可以去看一下前篇,這種妖夢是成油
丟掉女兒跑掉的
無名2018/10/13(六) 02:45:27.488 ID:dREepZx.No.12779553del
>>12779528
看過前篇了
這芙蘭比大隻妖夢大上兩圈多
要是大隻妖夢已經是成油了那麼芙蘭到底會有多大隻
無名2018/10/13(六) 02:49:35.900 ID:3LxBC3sANo.12779567del
>>12779553
你可以當作繪者刻意把捕食種設定的比較大隻,以符合捕食種能輕易獵食通常種的印象
無名2018/10/13(六) 02:54:07.942 ID:XsojmHhkNo.12779586del
>>12779523
>>12779509
要用那種專門寫來被捕食種或鬼威慘滅村的作品
設定來套的話
妖夢種的確只是把魔力傻的EX咖哩棒改成樓觀劍然後被秒的自大狂
但是別忘了普通的捕食種蕾米其實普遍都智障智障的
正常村落中擔任迎擊要員的妖夢能擊退它們是基本中的基本 因為要是做不到就滅村啦

話說妖夢種和一隻就能滅一個村的幽幽子種關係很好的設定是不是已經絕跡了?
或是說有幽幽子種登場的作品用雙手手指到底數不數得完啊...?
無名2018/10/13(六) 03:32:22.136 ID:3LxBC3sANo.12779669del
>>12779586
那我換個來源好了:饅頭 生物 身内 設定(http://yukkurikojin.wiki.fc2.com/)

先看身體素質,
魔里莎和蕾咪的運動能力都是8,妖夢稍微低一點是7
魔里莎的耐力是8,蕾咪和妖夢都是7
妖夢的柔軟度是7,遠高於蕾咪的3和魔里莎的2
只看身體素質的話,好像3種強度都不相上下是吧?

接下來看智能,
妖夢的思考能力是4,魔里莎2,蕾咪0
妖夢和蕾咪的理解能力都是4,遠大於魔里莎的1

簡單來說,蕾咪雖然不會主動思考,但是對於事物的理解能力不遜於妖夢

再來看這一段:
また、れみりゃ種は思考能力が極めて乏しく、行動の最上位に位置するのは「直感」や「情動」である。
 一般ゆっくりがこの性質を持つと、大抵の場合はよくない結果をもたらし、自身の命や周囲の仲間の命を危機に晒すことが多い。
 しかしれみりゃ種は感情で行動しても持ち前の警戒心や危機管理能力があるため大した問題は無く、
 むしろ狩猟を行う場合は下手に思考能力があると考える際に隙が生まれることから、このように自分勝手に振る舞うのが最も理に適っていると言えるだろう。
 そのため思考停止・情動による行動を一概に「馬鹿」「無能」と断じるのは間違いである。

雖然蕾咪多半以直覺和情感作為行動準則,但特有的警戒心和危機處理能力在其狩獵時,往往會在無意間做出最合適的行動,並不能與「愚蠢、無能」相提並論

所以,是誰在無限矮化蕾咪,嘲笑蕾咪智障智,障隨隨便便就會被妖夢幹掉?
人家可是光靠直感就能省去思考時間,做出最佳解的捕食種呢,要是連隻妖夢都打不贏,早就餓死了

就算在相對不偏袒任何一方的設定中,通常種被捕食種完勝也是常態,族群不會隨便滅光不是因為妖夢有多強,而是因為捕食種知道自己有利的狩獵地形是哪些,不會智障智障鑽到洞裡,廢掉對自己有利的翅膀,讓自己陷入危機

而且捕食種也知道,食物絕不是地上長出來的,要是不留空間讓族群繁殖,只會毀掉自己的狩獵場

所以,你所提的妖夢超強屌打蕾咪設定是哪裡來的?
無名2018/10/13(六) 04:05:14.459 ID:0f/7ZPI6No.12779707del
>>12779669
我認同妖夢不能屌打蕾咪
不過野生族群的妖夢在多對一的情況下有能力擊退捕食種
在地域油中也多數由妖夢擔當打手,証明妖夢的戰力和服從命令
基本上除了某幾隻特殊例子(如暴君靈夢,戰神靈夢)外,基本種遇上捕食種就死定了
無名2018/10/13(六) 12:50:46.237 ID:cUcUTvGMNo.12781362del
>>12779669
以我所看過的作品中,妖夢雖然不能必定擊退蕾咪,但還是有七成左右的機率。不知是否蕾咪不想過於糾纏於一隻之中有關,畢竟見不到蕾咪餓到極限,附近只有一隻妖夢種的作品。
無名2018/10/13(六) 13:06:40.365 ID:cUcUTvGMNo.12781466del
>>12779208
在說別人標準有問題前檢視下自己的標準。你說用饅畫作為比例有問題,那用描述的呢?前後強度差超過百倍的作品還少嗎?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